军训那些事儿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我并不十分清楚,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来怀念军训的。
      幸福?可是气温对意志的考验,体能对勇气的磨练,还有蓝天白云下的烈日炎炎,却又实打实地烙在每一寸肌肤上。那种滋味,令我至今回想起来,仍暗自发怵。
      痛苦?也不尽然。那些日子呀,在操场上抬头就能看见星星,在长城上扛起大旗就有勇气登顶,夜里能听到姑娘们清凌凌的声儿合唱《喀秋莎》,歌声响起来的时候,就仿佛梨花开遍了天涯,一天的疲累全都随风消散。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明白了,很多记忆都不是靠单一的情绪划分的,甚至其中可以掺杂着多种相互矛盾的情绪。对于军训这样的事,这种矛盾体现得尤为突出,或许这正是它难以被忘却的原因。
      我们顶着炎炎烈日训练。汗水顺着紧贴裤缝的手臂滑下,军姿就渐渐出落得挺拔;口号的声音喊得越响亮,方队正步行进得就越发齐整。
      我们也在晨星闪烁下,高举营旗向长城进发。攀登越险,凝聚力便越强。长城上的学生军们穿着绿色的迷彩蜿蜒成一条长龙,校歌的曲调混合着山谷的风,抚慰了八月盛夏的燥热。
      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会被记住很久。比如大家一起坐在操场上喝酸奶,在头顶的烈日与脸上的汗水交相辉映下,玻璃罐闪出更加耀眼的光芒,笑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的喜悦久久不能散去;比如晚上值夜,裹着棉大衣站岗的同学看到人影晃动便难掩兴奋的高喊:暗号是什么?这边晚归的同学总是压低了声音急急应道:河南、河南,我是河南……
      终于,我们收拾好行囊踏上返程的路,像挣脱了笼子的飞鸟,扑腾着拥抱自由和蓝天;却也像恋家的孩子,一再回头,还没离去便已开始怀念平北的风雨山林、砖石草木。
      总有一天,关于军训的很多记忆都将会在我的脑海中被岁月尘封。我会忘记食堂加餐过几个鸡腿,我会忘记什么味的蘑菇酱最好吃,可我永远不会忘记“信任背摔”时男儿们坚定而勇毅的目光,不会忘记“匕首操”表演时姑娘们巾帼不让须眉的呐喊。
      我依旧不是十分清楚,究竟自己对军训怀有怎样的情绪。但我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当我突然回想起军训那些事儿的时候,总会有一些记忆依旧清晰,不需要刻意保存,因为它们已融入我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