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你准备好问候语了吗?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清明节又快到了,从每年的放假安排中大家便不难看出它在传统节日中的地位,只有春节、端午节、中秋节才能相提并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就是这样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近年来却忽然让我们的问候语平添了不少纠结。道一句“快乐”吧,可能唐突了祭祖扫墓的幽思;道一句“节哀”吧,肯定破坏了踏青郊游的闲情;道一句“安康”总该稳妥了吧,可这样平淡如水的问候却未必都能送给君子之交,不免让心思敏锐者徒生虚与委蛇的错觉。
      如此看来,纵使中华语言博大精深,似乎也难以破解这“悲喜交加”的两难困境。莫非千百年来我们的先人就是在这样的纠结中度过清明节的吗?当然不是。困境由心造,只是因为我们淡忘了清明节的前世今生。
      每年农历二三月之交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所有赞美春天的形容词用在此处都不为过。就连孔子都对渴望在这个时节“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曾点表示了高度赞同。在这段短暂的春光里,曾密集出现过三个重要的传统节日:一个就是清明节的今生,另外两个则对清明节的前世产生了重要影响,那就是早在春秋时期便已流行的上巳节与寒食节。
      一言以蔽上巳节:以祓禊欢会、踏青郊游为主要活动形式,表达对生命的热爱。上巳节所涉及的民族之广、引领的风俗之多,在传统节日中蔚为大观。“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杜甫这句诗为上巳节做了很好的注脚。上巳节这天,女子可以大方地走向户外,与男子共沐春风,一起去追寻诗和远方,很容易引发浪漫的爱情故事。但如此不顾礼教大防,光天化日之下公开谈情说爱,当然逃不过卫道士的唾弃。随着理学兴起,上巳节日渐式微,又因为时间上与清明节比较接近,上巳节踏青郊游等风俗便只能与清明节“合并同类项”。
      一言以蔽寒食节:以禁火冷食、祭祖扫墓为主要活动形式,表达对逝者的追怀。寒食节传说是晋文公为纪念因焚林求贤而误被烧死的介子推所设。这样的起源决定了寒食节沉郁的气质,再加上禁火冷食这种有损民生的风俗,很容易引起抵触情绪,包括曹操在内,历史上的统治者曾多次下令改革甚至取消寒食节。清明本是节气之一,恰好在寒食节后一二日,于是随之融合成了一个节日,唐代还把寒食清明节连休确定为国家法定假日。此后,清明节的地位逐渐反客为主,直至取代了不受欢迎的寒食节,祭祖扫墓的风俗便很可能被移花接木。
      其实,作为节气之清明才最有可能是作为节日之清明的本来面貌,而作为节气之清明,自然气候的变化才应该是其风俗形成的决定性因素。一年之计在于春,若四季以春为贵,春天或应以农历二三月之交的清明前后为贵,面对万物复苏的最佳气候,拥抱自然正是人本能而朴素的愿望,这一点仅从“清明”两字自带的舒畅爽朗之气便不难体会。
      随着时世推移,清明节既被上巳节放大了踏青郊游之乐,也被寒食节赋予了祭祖扫墓之哀。《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作者说:“同时葆有全然相反的 两种观念,还能正常行事,是第一流智慧的标志。”把句中的“观念”换成“情感”,然后以此直面清明节的纠结应该也很适用。
      正视矛盾的情感,这是清明节才能带给我们的独特价值,让我们既能更理性地认知“向死而生”的哲学思辨,也能更深切地领略“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文化魅力,还能有机缘去感悟第一流的智慧。
      清明,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