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行行止 兰如君子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十九世纪末的最后几年,在河南唐河诞生了一门人杰的“冯氏三兄妹”:其兄是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其妹是著名女作家冯沅君(原名冯恭兰),那位“兄友妹恭”的居中者正是我校初创阶段的耆宿大师、著名地质学家冯景兰。
      冯景兰,字淮西(怀西),生于1898年3月9日。春去春来已是两个甲子,我们迎来了冯景兰先生诞辰120周年。
      景者,日光也;兰者,花中君子也;冯景兰先生的一生可谓人如其名。他以身戴行,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所到之处虽多涉山川险峻,却在身后留下了一束照亮地学大道的耀眼日光;他腹有诗书、温文尔雅,底蕴深厚、学贯中西,矢志弘毅载道,颇具家国情怀,俨然一派君子之风。
      少年冯景兰受父亲“实业救国”的思想影响,很小便对地学产生了兴趣,曾因喜得大冶矿石而如获至宝。1923年,25岁的冯景兰于美国取得硕士学位,随即学成归国,从此将后半生奉献给了祖国地质事业。
      归国之初,冯景兰在河南中州大学任教,因研究开封沙丘分布和成因与黄河初次结缘,竟似命运有意安排,为他后来致力于研究黄河治理埋下了伏笔。
      1927年,任两广地质调查所技正期间,冯景兰在粤北考察时提出了“丹霞地形”的概念,这一概念后被国内外地学界广泛认可并沿用至今。
      全面抗战爆发之际,冯景兰随清华大学迁至西南联大,还曾兼任云南大学工学院院长及采矿系主任。在此期间,冯景兰全力投入到川康滇找铜矿工作中,借以支持抗战。“何时找到斑岩铜,富国裕民壮军旅”,冯景兰在当时写下的诗句,足见其忧国忧民之心。
      建国后,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冯景兰先生却愈加精神焕发,积极投身社会主义建设。1949年调查江西鄱(阳)乐(平)煤田,1950年参加豫西黄河坝址地质考察,1951年被任命为中国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委员,参与新中国地质工作的全面规划。直至1952年,我们终于等到了北京地质学院的名家殿堂里写入了这个带着耀眼日光和君子之风的名字。
      1954年,冯景兰先生被聘为黄河规划委员会地质组组长,与黄河再续前缘,提出“治河必先知河”,对黄河治理进行了大量研究。他参与编写《黄河综合利用规划技术调查报告》,为国家制订建设计划提供了科学依据。此后,他还对黑龙江流域的综合开发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可以说为新中国水利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
      1956年,冯景兰先生被评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出席了全国和北京市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1957年,冯景兰先生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成为我校早期当选院士的少数几人之一。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步入晚年的冯景兰依然垂范杏坛、耕耘不辍。1963年提出“封闭成矿学说”,1965年与袁见齐先生共同主编《矿床学原理》,这些成绩都为他赢得了业界的普遍赞誉,并最终成就了他中国矿床学重要奠基人的学术地位。
      冯景兰先生的从教生涯不仅著作等身,学术成果丰硕;而且十分关心青年成长,总是鼓励他们“譬如积薪,后来居上”。他认为教学、科研紧密结合可以相互促进,授课认真严谨、条理清晰、循循善诱,深受学生欢迎。他尤其强调野外实践的重要性,常告诫后学,只有在实践中才能提高理论水平,才有可能创新。每次到野外,他总是阔步走在最前面,边讲边行,一如这一生对无数后学的引领。
      回首一生,冯景兰先生始终践行着豁达坦荡、坚忍不拔的地质人精神,即使在生命最后十年遭遇了文革的冲击,也从未消沉。日薄西山之际,冯景兰先生翻译国外出版的《岩浆矿床论文集》虽然未完待续,但他耗尽生命撑起的治学信念,将永远激励我辈奋勇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