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先师谈师德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虽然将9月28日确定为孔子诞辰并非全无争议,但这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作为中华文化最重要的精神领袖,孔子首先需要的是一个全民缅怀的契机,在孔子诞辰的问题上我们不妨从众如流。
      历史的选择往往更看重价值而非真实。就像孔子本人一样,当他完成了大成至圣先师的加冕,他便褪去了凡身,升华为一种精神,在精神层面上他已不仅代表自己,更代表了中华民族一份共同理想的寄托。
      这份寄托当然包含了儒家学说的思想精髓,甚至包含了整个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取向。同时,鉴于孔子的经历,这份寄托还包含了一个伟大教育家的形象。所以,每逢今日,作为教育工作者的我们或许才是最有理由缅怀先师的一群人。
      孔子的育人成就实在让人惊叹:敏而好学、安贫乐道的颜回,刚毅果敢、杀身成仁的仲由,纵横捭阖、富贵显达的端木赐,艺兼文武、堪任家宰的冉求,弦歌化民的言偃,为诸侯师的卜商,父子同怀“儒家梦”的曾点与曾参……以这些杰出弟子为代表的孔门群贤或治学、或任侠、或经商、或为政,在各自领域都成为了不同凡响的人物。
      以现代眼光审视孔子,我们很难把这位传奇导师归入某一具体学科,其教育之“术”既因人而异,其教育之“道”又一以贯之。他博大精深的教育思想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贯穿于弟子培养的全过程。其育人成就固然离不开“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这样的优秀教育方法,但更离不开高尚师德赢来的巨大感召力。
      后世对孔子师德的赞美不胜枚举,今天,我们仅结合地质教育的特点择其契合之处而谈,不意求全责备,只盼诸君读后聊有所思、聊有所悟。
      其一,“君子谋道”的崇高理想。一句“不容然后见君子”为孔子的个人奋斗史涂上了悲情英雄的色彩。不合于世的进步思想终未改变时代的潮流,但“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求索之光却从此普照后人。道之所在不仅是孔子毕生的理想归宿,更是他指引弟子的智慧明灯。地质人置身无限时空交会而成的认知坐标系中,别有一番超迈的眼界,对道之所在也应有更深刻的领悟。无论科学真理还是人生真谛,“君子谋道”是所有教育者需要永远守护的初心。
      其二,“诲人不倦”的坚定信念。孔子一生授徒无数,教育生涯从未中断,他在哪里,他的课堂就在哪里,从治国大道到日常琐事,他都可以信手拈来作为授课主题。即使在晚年周游列国、甚至困于陈蔡之时依然让弟子甘心追随,并寻机巧施教诲,其坚定信念可见一斑。地质人以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为使命,命运始终与国家紧密相连、休戚相关,坚定的信念对地质人来说至关重要。想让地质学子坚定职业信念,地质教育工作者必先坚定育人信念。
      其三,“乐以忘忧”的达观态度。用今天世俗的眼光来评价,孔子并不能称为一名成功人士。甚至在当时,也有人讥讽孔子说:“累累若丧家之狗”。而孔子本人却似乎不以为意,无论学习还是生活,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孔子始终保持着达观的态度,并让弟子深受感染。地质人奔走山石之间,面对艰苦环境不仅需要顽强的意志,更需要达观的态度。顽强的意志只能让人持之以恒,达观的态度却能让人由衷热爱,而热爱才是教育所能给予的最佳起点。
      其四,“有教无类”的仁爱胸怀。孔子说:“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遍观孔子的众多弟子,无论贵贱贤愚,孔子都愿广开教化之门,并不吝给予坦诚的指点。弟子表现优秀,他总会带头赞美;弟子暴露缺点,他也会当众批评。一视同仁的教育风范尽显仁爱胸怀。地质人与自然对话,研究领域恢弘广大,这要求我们培养的学生最应百花齐放、各擅胜场。“有教无类”就是要以学生为本,尊重个性、因材施教,寻找每一个学生身上的不平凡。
      缅怀先师之际,那位好像永远端坐杏坛微笑着启慧世人的老者,用自己既守持中正、又不失性情的人格魅力为师德进行了生动阐释,千载之下,依然让我辈高山仰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