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贤思齐向您致敬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您出生于1907年9月22日,今天是您的110周年诞辰,距离您离开我们也已过去了26年,时间过得真快。
      我们依然记得您原名叫张耕虞,本也出自书香门第,奈何家道中落给您的身世带来了一场变故,于是才有了后来您誉满地学界的大名——袁见齐。幼年的遭遇并没有埋没您才思敏捷的天赋,反而培养了您勤学励志的品格。
      您于1929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地质系,从此开启了60余年的地学生涯,终成一代名师。回顾您的地学生涯,管理、教学、科研都曾留下过光辉的印迹,想来真是令人钦佩。
      您于解放前夕断然拒绝屈从国民党南撤台湾,心怀赤诚见证了新中国的建立。1952年是地大人最难忘的一年,您随着全国院系调整的浪潮从唐山来到了北京,为北京地质学院注入了激活生命的动力。您在这里历任教研室主任、系主任、教务长、院长助理、副院长等职务,与志同道合的地学群贤一道,共同书写了北京地质学院建院初期蓬勃发展的历史。
      您率先垂范,深入钻研启发式教学,一再强调:“启发式教学不单纯是方法问题,也是教学理论和辩证思想的具体体现。要启发听课者积极思维,必须由教师积极引导。”您把登上讲台比喻为表演艺术家走上舞台,也要“进入角色”。您多次上示范课,对青年教师无保留地提出自己的意见。您的课堂能将地质学、教育学、心理学、美学融为一体,能将教学技巧升华为教学艺术,您的教学思想和教学成效在学校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您认为投身地学领域必须做到认知与实践并重,不仅在主管教学工作期间,高度重视周口店实习基地的建设使用和学生的实践教学;而且身体力行,提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长期奔走在祖国大地的科研一线,坚持亲自获取第一手资料。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海盐断绝,盐价飞涨,您心忧贫民淡食之苦,决心投入到盐矿和盐湖的系统研究中。来到学校后,您作为学术负责人成立了盐矿科研组。为研究青海柴达木盆地察尔汗盐湖钾盐的成矿条件,您三赴察尔汗盐湖进行实地调查,写出了《中国内陆盐湖钾盐沉积的若干问题》和《含钾沉积形成条件的几个问题》两篇学术论文,正式提出了陆相成钾理论。
      再到主编第一幅全国盐类矿床预测图,提出“高山深盆成盐模式”……您几乎穷尽毕生心血投入到盐矿研究中,您对盐矿成因理论的提出和发展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学术体系,受到国内外相关领域研究者的高度关注。
      1980年,您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在地大的名师殿堂里,您为万千地学后辈又点亮了一盏指路的明灯。
      次年,您以74岁的高龄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如既往地坦陈出自己对国家和人民的热爱,让我们至今还能感受到那一颗赤子丹心滚烫的温度。
      您曾在书桌上压着一张纸条:“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样一句励志名言成为了您晚年的真实写照。哪怕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您依然强支病体参与有关察尔汗盐湖文章的修改工作。在那一刻,您的眼中一定又浮现起自己亲赴察尔汗盐湖开展调查的景象,奔走半生,那里或许已成为您地学梦想的归宿,不禁令人神往。您矢志献身地学事业的信念真让人感动。
      1991年10月28日凌晨,您心念“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使命平静地离开了我们,留下一段动人的生平事迹在地大的师生中经久传颂。您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关注着一代代地大师生的成长,而我们始终相信见贤思齐才是向您最好的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