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漫谈:诗忆屈原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端午节与重阳节、中秋节、上元节是一类的节令,皆是流行于中国以及曾经的汉字文化圈诸国的传统文化节日,只是主体活动不同罢了。重阳节观菊望远、遍插茱萸,中秋节团圆赏月、把酒言欢,上元节长衢结友、观灯猜谜。独端午节活动最多,有赛龙舟、挂菖蒲、薰苍术、浴兰汤、吃粽子、饮雄黄等说道,说道虽多也不足以使它在中国人的心中影响至大,至大的唯一原因是这个节日中的附加内容——屈原。
      世人皆知屈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注册的诗人,以其九死不回的爱国主义精神成为了中国文人人格力量的典范,确定了“以人存文”的中国文坛传统的潜规则。殊不知中国文人的文辞力量是靠作者以人格做担保、以生命做抵押、以行为做渲染来支撑的,屈原首先是伟大的政治家、伟大的外交家、伟大的战略家,无奈才成为伟大的诗人。屈原于政治上修明法度、举贤授能,于外交上东使于齐、以结强援,于战略上坚持合纵、图谋生存。若屈原只是一个好吟咏的书生,何以炳焕至今?
      屈原在秦将白起攻下郢都之后,选择了端午这一日抱石自沉汨罗江而死,恪守了他二十几年前的诺言“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离骚》尾句)。从此,端午节被屈原代言,实端午之幸,亦吾等后人之幸也!
      屈夫子辞世后,若按唐《无能子•宋玉说》载,第一个悼念他的权且算其徒宋玉:“夫君子之心也,修乎已不病乎人,晦其用不曜於众,时来则应,物来则济。应时而不谋己,济物而不务功”。到了西汉,遭遇与屈原相近的贾谊有明确的《悼屈原赋》,内云:“遭世罔极兮,乃殒厥身;呜呼哀哉,逢时不祥;鸾凤伏窜兮,鸱枭翱翔;闒茸尊显兮,谗谀得志;贤圣逆曳兮,方正倒植”。之后历代文人悼咏不绝,在为屈夫子鸣不平的同时,更多的是赞美其永不泯灭的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以自励并励人。
      不才于每年端午皆有感怀,兹择录数首。1997年:“是你第一个告诉我,把诗歌看淡的原因。让我在诗歌以外,诗歌以外的时空无垠。完成诗人的使命,恪守诗人的标准。”2002年:“百道惊雷贯四更,雷公椎鼓为谁鸣。细思今夜为端午,发泄两千年不平。”2012年:“怕妨游客散情怀,忍到深宵雷始开。一句离骚六点泪,重将化雨洗尘埃。”2013年:“雨疏雨骤惑昏晨,连日江南塞北频。云幕渐开天已放,文风欲变笔难伸。千年哀怨应玄静,九鼎清明需本真。遥向汨罗呼所愿,神州不再有骚人。”2016年:“一国必令六国亡,同样忠贞异样偿。屈子徒然胜白起,楚王实在逊秦王。”
      1941年在重庆,由诗人方殷倡议,由郭沫若、老舍、藏云远、高兰等人发起组织的一次诗歌座谈会上,将端午节这一日定为“中国诗人节”,并公开发表了《诗人节缘起》的宣言:“我们决定诗人节,是要效法屈原,把他的精神发扬光大;是要使诗歌成为民族的呼声……”宣言决定每年在节日里,要举行诗人集会,交流创作,朗诵诗歌,抒发爱国热情。从此,端午节与诗人节合二为一,端午节不再被屈夫子所独占,成了中国诗人的共享。不才若新收诗学弟子入门,往往也尽量选择这一天。
      屈原的哀怨我们会永远同情,屈原的爱国我们应永远继承。历史留给我们的财富,不是压在我们肩头的负荷,而是垫在我们脚下的基石,让我们看的更清、更高、更远,让我们走得更快、更稳、更正,从容而且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