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卷书 行千里路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路险摇身如走水,天低信手欲拈云”。一场大雨洗出了黑河峡谷两岸明丽的山色,冲刷下的碎石散落在通往一段记忆的必经之路上,客车颠簸的节奏与水波激荡的韵律近相呼应,连绵厚密的白云拉低天际广布在山腰之上,仿佛随手即可摘得。
      客车中安坐着不远千里而来的中国地质大学36名青年教工实践团成员,那些久久望向窗外的眼神无不充满期待。从祁连县城一早出发,五个小时的车程历经险隘与通途,目的地是祁连山腹地的央隆乡——一个曾经叫做托勒牧场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即将拜访一位名叫“更正”的藏族老人。
      哈达的洁白毫不逊色北京来客头上聚拢的云朵,更正一家按照藏族礼仪盛装迎候在四十多年前他曾跟随温家宝工作过的地方。沿着更正几欲穿越时空的眼神望去,曾经让温家宝洗净身心的温泉依然在喷涌,更正珍藏半生的记忆恰似这里的活水一般清澈。
      “有缘飨客情何切,无酒添杯我亦醺”。围坐在摆满手抓羊肉、糌粑、酥油茶的草地上,丰盛的藏族美食终究敌不过更正一开口的吸引力,“我是19岁开始跟随温家宝当时领导的区采组工作的……”一段往事化作流利的普通话从年逾花甲的更正口中娓娓道来。从跟随温家宝在艰苦的牧区工作,到受温家宝影响开始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到凭借不俗的综合素质成为基层党组织书记,再到给时任总理的温家宝写信并得到亲笔回信,数十年光阴在更正的回忆里恍如昨日,伴着祁连山下的清风,那一场场令人钦慕的人生经历让我们听得如痴如醉,充满了无限神往。
      “在祁连山出野外时,与我们同行的驮工都是从青海雇用的藏族牧民。我们一起吃住,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至今我还记得曾和我们一起工作的藏族驮工耕正。这个小伙子聪明能干,常和我们一起说笑。我到北京工作后还收到他的来信。”在《温家宝地质笔记》125页中有这样一段文字,那个误记为“耕正”的小伙子正是我们面前的更正老人。一段文字成就了一次社会实践中难忘的邂逅,每当活动组织者提及寻访到更正的幸事,神色中总是掩不住初顾茅庐、即见诸葛的得意之情。
      对于更正与《温家宝地质笔记》都曾提到的写信之事我们充满了好奇。当更正家人拿出他们视如珍宝的两封信件时,我们特别注意到了温家宝亲笔回信中那熟悉的笔体,一如烙印在我们心中的校名与校训。“当年,您及您的同事们对我的亲切关怀,虽然已过去三十多年了,但仍然成为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回忆”,更正的去信朴实无华、真挚感人;“我记得更正同志,一九六九年,他为我所在的地质队做过服务工作,他信中写的许多事,至今历历在目”,温家宝委托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干部转交的回信简短明快、意味深长。
      在与更正一家的热切交流中,我们了解到这已是一个四世同堂、生活富足的小康之家。言语之间,我们能清楚地感觉到持家有方的更正早已把自己的人生进步更多归因于青年时期温家宝给予的影响。我们也在感慨之余不禁涌起了见贤思齐的动力,地质人既能把科技成果写在山河大地上,又何尝不能把地质精神砥砺出的人格光芒照进寻常百姓家。
      作别更正一家,走在返程的路上,口中依稀留有舔净牦牛酸奶的余香。壮美的祁连山不仅抬高了我们的视野,也绵亘在一代代地质人的仰望中。“梦里常回祁连山”,再次翻开堪称地质人人生教材的《温家宝地质笔记》,千里之外的我们此刻很想对它的作者说一句:“校友,今天我们怀揣着您的梦,追寻着您的脚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