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立达的“寻龙诀”:兴趣才是最高的起点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打开邢立达的“朋友圈”,一张精彩的封面图片率先夺屏而出,琳琅满目的书架陈列着一个抽象的洪荒世界,从化石到模型,再到数不清的各色图书,那里摆满了邢立达对恐龙的热爱。
      随手翻看这个特别的“朋友圈”,包括头像在内,我们几乎找不到任何与恐龙所代表的古生物无关的信息。一个架着黑框眼镜的可爱大男孩时而大方出镜,清澈的笑容仿佛提醒我们这不外乎是一个在其研究领域初露锋芒的可畏后生,然而真相却是当你不够了解之时,你永远无法想象这个后生到底有多么可畏。
      单从数字上看,邢立达至今已完成科研论文133篇,包括SCI收录95篇,其中第一作者77篇。仅此一项成绩已让当代中国大多数科研工作者终生也难以望其项背,何况此时这位不同凡响的年轻人仅有34岁。
      在我校地球科学与资源学院地层古生物专业读博期间,邢立达几乎凭借一己之力,重建了整个中国西南片区的脊椎动物古生态系统。这位被国内外同行唤作“拼命三郎”的年轻人仅用三年时间便做出了令世人惊叹的成绩,得到了业界权威的高度评价。
      “立达是如此的努力和聪明,如果说我是这一代的行业内专家,那么他就是下一代的!”哈里森施密特奖获得者、恐龙足迹学领域的“大牛”——马丁·洛克利毫不吝惜对邢立达的赞美。
      自儿时起,邢立达便对恐龙显现出浓厚的兴趣,《恐龙特急克塞号》和《恐龙的故事》陪伴他成长,让他在一次次的神思飞越中窥见到一个奇妙的世界,并甘心为之风雨兼程。
      “古生物学,听着很浪漫,就像电影《侏罗纪世界》里星爵骑着摩托牧龙狩猎。但其实我们总是在泥浆和大雨中敲击着岩层,在铁板烧一样的岩壁上临摹标本,或在摇晃的皮卡上作为人肉垫子保护着化石。”哪怕在藏东南、南疆腹地的无人区和伊朗—伊拉克交界的虎狼之地的恶劣科考环境中,邢立达永远像自己这句调侃一样从容中带有几分兴奋地憨笑面对。
      不难想象,邢立达对《侏罗纪公园》系列电影钟爱有加。《侏罗纪公园》电影中的主角曾说:“我这一辈子只想把蒙大拿州所有的恐龙都挖出来”, 在现实世界里他的原型正是梦想挖出加拿大阿尔伯塔省所有恐龙的菲利普·柯里教授,邢立达曾是他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中国籍学生。因对恐龙研究持有同样的执着和热爱,最终造就了一段异国师生的佳话。
      十年磨一剑,从默默无闻的恐龙爱好者,到创建中国第一个恐龙网站——“恐龙网”,到出版几十本古生物科普书籍,到入镜央视为公众介绍古生物知识,到以排名第一的突出优势摘得地质学子的最高荣誉——李四光优秀学生奖,到荣获第十一届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提名奖(全国20名),邢立达的成长历程在外人看来也许是一个宝剑锋从磨砺出的励志故事,在他自己看来也许只是以兴趣为起点向着梦想展开的一场酣畅淋漓的追逐。
      本科学习金融的学生、南方报业集团的记者,不明就里的旁人很难将这两个曾经的标签与如今这位在恐龙研究领域活力无穷、前途无量的有为青年联系在一起。
      断然舍弃不足挂怀的专业与行业,毅然拾起夙夜念兹的梦想,正是寄放在恐龙世界里的那颗初心指引邢立达走在了今天的路上。追寻恐龙的足迹,兴趣的力量赋予了邢立达不一样的人生起点,这或许才是他终能脱颖而出的第一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