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柚军训实记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平北总是一望无际的蓝天,让记憶里弥漫生榨西柚味道:含着苦到泪流,吞下余味甘甜。都说有关军训的记忆,会是违反艾宾浩斯遗忘曲线的存在,现在我也相信这段时光,将越久越清晰,一切恍如昨日。
      从学校出发那天晚上星光如水,大巴载着我们,告别华灯初放,还有养尊处优的生活。我内心暗暗哀嚎,面对军训,如临大敌。
      平北——八达岭腹地,基地坐落在三面环山的河流阶地上,草木葱翠,一看就是日晒和水分都极其充足。晚上暴雨狂风时常,每日早操,沙场上砂石蒙着厚厚的雨水或者露水,凉意侵入军用胶鞋,不用早饭站上半个小时军姿,面前开始不停地旋转着大食堂热腾腾的大碱馒头。冷不算事儿?且看正午往后几个小时,沙场尘土飞扬,加上练踢步的汉子们脚步结实遒劲,简直堪比北京春天的沙尘暴。基地温差也很夸张,中午到晚上的温度过山车一样呼啸着直上直下,因此又顺便学会了怎么预防感冒。
      第一个早晨5:40,凌厉的哨声硬生生把我们从温暖的被窝里拽出来,两分钟必须集合完毕,停下一切动作军姿立在预定位置。我站在队伍中间,看前面平时最爱精致乔装打扮的姑娘,还没来得及梳的辫子半歪斜耷拉在小帽外面;教官的脸故意拉了老长,故作恐吓地乌拉乌拉不知道哪里的方言。睡意朦胧间只记得那时平房那头初升的太阳娇柔羞赧,小伙伴们还没从昨夜的梦中清醒来时表情纯纯的。哦对了,还有噗嗤迸发的笑靥,因为刚刚一阵大风,把教官的帽子吹树上去了。
      这段日子我们过着极端的生活,饿极、累极、冷极、甚至还有馋极,但精神极度的满足着。不单单是因为体制生活里的忘我、信任、承诺、同心协力,还因为最饿的时候才吃得到最美味的食物,最稀有的可爱多才甜得舌尖和心尖一起颤,最疲惫时坐在马扎上打的盹才最酣实。
      最珍贵的瞬间往往是那些最不经意间的,长城拉练的路上防空演习,我趴在军包上观察前面一串彩色的鞋底绵延而去,一只蚂蚁从我鼻尖前爬过。女兵集体练军体拳,每打一拳可以如路见不平那种“一声吼”很是过瘾。最有趣的当属文艺晚会了吧,但也宣告了半个月军训的结束。好朋友都是长吁一口气:终于完事儿了!我却真真切切留恋这段难忘的时光,这里只有肢体上行为上的束缚,但却给人灵魂的自由。
      倘若记憶是一封信,青春的疯狂与活力就像信封背面赤红色的火印,时不时掏出这封信,依旧摸得到炙热的温度。于2016年这个炙热的夏天,我喝了独家大学军训牌西柚味的鲜榨,余味真是极好的甘甜。